聊天室ut

關於部落格
聊天室ut
  • 31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將“深圳基因”植入援疆工作

  17日,深喀合作交流中心在深圳揭牌,廣東深圳和新疆喀什,一個是我國最早設立的經濟特區,一個是我國最年輕的經濟特區,如今,相隔5000公里的兩個特區的手緊緊地牽到了一起,兩地人的心連在了一起。   自2010年起,作為援疆19省市中唯一的計劃單列市,深圳對口援助喀什市和位於帕米爾高原上的塔什庫爾乾塔吉克自治縣。這裡曾是古絲綢之路的交通和商埠重鎮,有著“五口通八國、一路連歐亞”的獨特地緣優勢,成為南疆發展的關鍵區域,中央派署的這一任務,正是將援疆整體佈局中的“棋眼”交給了深圳。   重任在肩,深圳舉全社會之力深入開展援疆工作。如今,深圳派出的第二批援疆隊伍扎根南疆,深入貫徹落實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精神,把握新時期援疆工作特點,以“產業幫扶+人才培育+社會援助+民生支持”的多維度立體格局和長效機制打造援疆“深圳模式”。談起深圳援疆工作的特點,一個觀察人士認為,可以用一個“實”字和一個“新”字來概括,即是用務實創新的“深圳基因”植入到援疆工作之中,將改革創新、先行先試、“深圳質量”和“深圳速度”這些深圳精神內核深入到援疆工作的每個細節。   “在這裡,我們看到瞭如同1992年建設深圳一般的火熱場景。”深圳市對口支援新疆工作前方指揮部(下稱“前指”)總指揮羅建鵬說。統計顯示,新一輪援疆工作開展以來,深圳市財政截至目前共投入援疆資金27.86億元,開展各類援疆項目127個。南方之南的深圳特區,正將其經濟和社會發展先進經驗帶到祖國西部邊陲,將其援疆的深厚感情傳遞到南疆大地,以務實創新的援疆精神讓古絲綢之路煥發出全新的生命力。   產業援疆   “一城一園”打造南疆經濟“雙引擎”   外觀宏大的新疆風格建築,遠超當地平均水平的精品公寓樓,在喀什經濟開發區和喀什東部新城的中心,高規格的喀什深圳城一期拔地而起。很難想象,在2012年8月前,這裡還是一片玉米地,深圳城在嚴酷的冬季高效開工建設,以“三天一層樓”的“深喀速度”創造了當地的經濟標桿。   產業建設是新時期援疆工作的重點之一。前指副總指揮劉仕哲介紹說,深圳以推進喀什深圳城和深圳產業園“一城一園”建設作為對口援疆的重點示範項目,著力打造體現“深圳質量”、展示“深圳標準”的標桿項目和精品工程。   要想贏得民心,就要讓當地市民的生活整體“升級”。目前深圳城兩大工程基礎建設已經取得了階段性成果,深圳城一期建設基本完成,2014年底將成為喀什市東部新城第一個具備商業及辦公條件的區域,僅一期超市和美食城啟動後預計就能夠帶動1000個就業項目;城內深喀教育園區主體、喀什市圖書館、行政服務中心等公共配套也即將竣工,帶給當地老百姓全新體驗。   在為企業入駐提供一流硬環境的同時,深圳城也擔負著更重要的角色——成為深圳先進理念傳遞的載體。建設方深業集團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在深圳城規劃建設方面,特別註重深圳元素與新疆區域元素結合,每一個環節都特別註重深圳優勢的帶入,例如大樓內設置了雨水收集節能減排系統,將國際最新設計理念引入喀什。   招商是深圳城建設工作的重中之重,在招商思路上,深圳城則立意長遠,堅持可持續經營思路,立足引入疆內具有行業影響力的本土龍頭企業,利用其對本土市場的瞭解及全面的物流配送優勢,有效避免小企業頻繁進駐與撤出所可能產生的“招商拉鋸戰”。   “我們希望為喀什帶來新的理念、深圳先進的工作方法和新的生活方式,以提升喀什對外形象和功能。”深業置地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胡月明說。   另一方面,在深圳產業園內,14.2萬平方米的標準廠房和配套人才公寓已竣工驗收,園區已投入實際運營;2.5萬平方米的深喀科技創新服務中心已進入實質性運作,可同時孵化企業200家,產業集聚和帶動引領作用凸顯。   “喀什地區的實際困難在於就業壓力大,因此我們就把目標鎖定在解決就業,將發展產業和解決就業相結合,走出一條自己的路子。”劉仕哲告訴記者,深圳產業援疆工作堅持產業引領、帶動就業“同步走”。截至2014年10月,產業園累計入駐企業35家,帶動就業1500人,實現稅收2.1億元。   教育援疆   高規格建喀什大學打造“人才高地”   “建大學好,孩子讀書能方便,以後孩子不能像我們一樣種地放羊,學漢語才能有前途。”喀什東部城邊2500畝地上原本住著300多戶維吾爾族居民,2014年初,他們聽說這裡要建造一所喀什大學,這些居民留下這句話,徵地拆遷出乎意料地很快順利完成。   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指出,新疆工作要堅持就業第一、教育優先。把教育搞上去,是實現新疆經濟發展、社會進步和長治久安的治安之策,也是擴大就業、改善民生的基礎。對此,國家和自治區做出重大戰略部署,提出建立一所南疆地區唯一的高水平綜合性大學——喀什大學。   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後,深圳謀劃在先,直面南疆地區目前高等教育資源匱乏、嚴重制約經濟社會發展的最大難題,出資10億元援建喀什大學,打造未來南疆的“人才高地”。   2014年3月至10月這半年時間里,深圳前指喀什大學工作組(下稱“工作組”)就以“深圳速度”完成了喀什大學建設校區選址、建設投資、規劃方案等一系列前期準備工作。深圳市對口支援新疆工作前方指揮部副總指揮周兆翔介紹說,喀什大學建設用地2500畝,總投資約20億元,其中深圳出資10億元。新校區定位準確,落戶於喀什深圳城,與東部新城合力形成南疆經濟新區,有力提升喀什大學影響力。2020年建成後將分為新校區和老校區(原喀什師範學院校址)兩個校區,預計招生人數將達1.5萬人,將是南疆地區唯一一所涵蓋文、藝、理、工、經管等多學科的綜合性大學。   除了將“深圳速度”帶到南疆,踐行“深圳質量”的理念也在喀什大學規劃建設中深入體現。業內專家認為,喀什大學基礎建設中體現兩大“超前意識”,一方面是超前的規劃,按照“現代氣息、地域特色、深圳元素”進行規劃設計,利用深圳建築設計人才優勢,由深圳市建築設計研究總院為主要團隊進行設計與完善;另一方面則是“超前思維”,以原喀什師範學院校址進行全面升級,得以在喀什市區落成這所高規格大學,這一教育“大手筆”將引領教育援疆進入3.0時代。   值得一提的是,“深圳質量”和深圳援疆人的“用心”也在喀什大學的設計細節中體現。周兆翔給記者舉了一個例子,為了讓少數民族學生體驗“更完美”的教育感受,設計方特意對不同時間維族和漢族學生的學習情況進行了調研,他們發現,和深圳學生喜歡較長時間待在室內不同,維族學生比較喜歡在室外學習和活動。規劃方據此設計了高連廊形式的“戶外客廳”,地域特色和現代氣息深入融合一體。   社會援疆   社會力量成深圳獨有“暖心品牌”   深圳是國內最早引入社工機構的城市,社會工作水平在全國處於領先位置。這一優勢也被引入對口援疆工作大局。在政府主導的援建項目之外,深圳首創社會組織合作模式,撬動社會力量參與援疆建設,通過“潤物細無聲”的社會工作方式,把民生實惠帶給當地百姓。   2011年3月,深圳對口支援新疆(喀什)社會工作站(以下簡稱“喀什社工站”)成立後,開始把專業社工組織和人才力量引入喀什,深入社區、學校、家庭,為當地群眾提供專業化的社會服務。   “引進社工援疆,是深圳援建喀什的重要舉措之一。”深圳市對口援疆前方指揮部紀委書記李衛華表示,社會援疆的重要作用在於拉近了人心。部分政府解決不了的問題可以通過社工來解決,這不僅撐起政府與老百姓之間的橋梁,也拉近了與老百姓的距離,使得援疆工作得到了老百姓的理解、支持與擁護。   2011年,喀什社工站和四川海惠助貧服務中心共同開展了“小母羊”農村社區發展項目。項目為每個貧困農戶購買5只母羊,兩年內母羊和產下的羊羔歸農戶所有,兩年後,得到幫助的農戶要將當初得到的啟動資金“傳遞”給下一個需要幫助的農戶。喀什市多來特巴格鄉15村村民阿不力米提·吐地是參加者之一,如今,他家的5只母羊已經生了10只小羊,按照市場價格可以賣到兩萬元。按照當初的約定,他也把5400元啟動資金“傳遞”給了下一個農戶。   喀什社工站社工董歡告訴記者,“小母羊”項目現已覆蓋5個鄉的6個村,到2014年年底,收益農戶將達到780戶,每戶平均年增收1萬元以上。除了收入增加,“勤勞致富、助人自助、市場意識”的觀念也被越來越多的農戶接受。   王彥柳是深圳知名家政服務公司“巾幗家政”的創始人。作為深圳社會援疆的一支力量,2011年5月,她把“巾幗家政”開到了喀什。   “第一次上培訓課時無論把音量提到多高,就是沒法讓臺下100多個學員安靜下來。”王彥柳回憶說,一名女學員站起來,用不太標準的漢語對王彥柳說:“老師,你講的我們聽不懂。”   當地政府部門派來30名大學生翻譯幫王彥柳渡過難關。如今“巾幗家政”已在喀什開設了16家分公司,培訓了1.5萬多名學員,涵蓋保姆、月嫂、護工、保潔等多個專業,實現就業4000多人次。   “經過我們培訓的保姆、月嫂現在供不應求。”王彥柳自豪地說。   隨著社會援疆工作的深入,更多來自深圳的社會力量和慈善資源被撬動:深圳殘友集團共培訓民族殘疾學員600餘人,500餘人通過職業資格鑒定,183人先後走上就業崗位;喀什社工站和深圳市公益基金會聯合開展的“深喀家庭1+1互助計劃”資助了喀什市和塔縣300餘名貧困學生……社會援疆已經成為深圳援疆工作的閃亮品牌。   ■特寫   深圳援疆人群像:   “沒有吃苦精神是不會去新疆的”   作為援疆幹部,臨行前的複雜心情非一般人能夠體會。日前,記者跟隨深圳援疆採訪團來到喀什和塔縣,和當地幹部一路兼程深入採訪,隨時都能體會到氣候與飲食的不慣,頻繁上下不同海拔地區所引發的高原反應,高原寒冷的天氣狀況,和暴恐的潛在危險,面對這些一齊涌來的挑戰,一般人難以不產生畏懼。可以說,在新疆一待三年,確實需要不小的勇氣。   但深圳的這群援疆幹部,就這麼迎著挑戰去了,而且用“深耕”援疆來形容,最為貼切。   他們用上了自己的真心。“特別想女兒”,深圳市對口支援新疆工作前方副指揮部周兆翔在這裡一待就是5年,工作之外,他還收穫了最珍貴的“禮物”——在這裡領養的維族女兒西西成為他每天最牽掛的家人。當過塔縣副書記,兼任喀什地區公安局副局長,周兆翔今年又開始忙活起喀什大學,挑戰不斷更新,幾年前他用雙腳踏遍塔縣地區那些無法通車的村子,在那些曲折的山路上顛破了屁股,也收穫了感動;現在他和同事們期望在南疆大地上建起一座極富現代化的全新大學,不僅是為自己的西西,也要為更多新疆的孩子們創造一個更好的未來。   說起喀什大學工作小組,還有這麼幾位特殊的來客。來自深圳高校的教授孫宏元、程本強和楊文明一到喀什就經歷了人生的“大轉型”,三位教授本是衝著“上課”來到新疆,沒想一到喀什就加入喀什大學基建工程籌備工作。來時帶的皮靴、西裝和領帶一身行頭,過兩天全換成了登山服。“放下教鞭的教授們”要麼“泡”在工地,要麼去附近走訪居民,就這麼踏踏實實的投入了“蓋學校”的工作。   他們還用上了自己的精心。“以前在深圳從沒有為工作上的事情求過人”,喀什工作組組長周方舟是個骨子裡就“不愛麻煩人”的女幹部,但來到喀什,卻“把20多年的人情都用光了”。在主要工作之外,她發動起自己全部的社會資源,邀請深圳的熟人資助喀什村小學的孩子們,現在這個“助學群”里已經有39個人,每人每年為一位喀什孩子提供3600元的助學款,並且堅持到這個孩子讀完大學為止,周方舟希望以這些小行動為未來形成社會助學模式“探路”。   喀什市副市長鐘聲已然兼職成為了一位頗成功的“大米商人”,為了最大限度幫助當地農戶,他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賣起了大米,目前銷量已經超過了5000斤。有了這個成功經驗,鐘聲又在琢磨起如何探索“公司+基地+合作社”模式,推動喀什有機農業發展。   他們用上了自己的誠心。“缺氧不缺精神,海拔高要求更高”是深圳對口援疆塔什庫爾乾縣(下稱“塔縣”)工作組成員們對自己的要求。從喀什登上位於帕米爾高原的塔縣,單程車路超過10個小時,不少援疆幹部笑言“上去了不想下來,下來又害怕上去”。“務實、創新、高效,這點和深圳的精神是交相輝映的”,塔縣副縣長徐遠平說。剋服高寒和缺氧的挑戰、飲食和文化的差異,塔縣工作小組在這裡找到一條旅游援疆和文化援疆的新路,未來這座邊境小城將向世界煥發新的光彩。   他們還用上了自己的恆心。在南疆大地,除了援疆的幹部們,還有更多的深圳援疆人。喀什七里橋克孜勒河畔,五星級喀什麗笙酒店在幾年內拔地而起,100米高樓、280間豪華客房、國際頂級酒店管理集團運營,這些“頂級的配置”為新疆旅游業重塑標桿。喀什麗笙酒店和喀什深圳城的建設運營方正是來自深圳的本土企業深業集團,工作小組成員在喀什一待就是三年又三年。“我們沒打過仗,沒扛過槍,但是援過疆。”喀什深業投資有限公司營銷部副部長陳小雨坦言。他們援疆的經歷滿註了年輕一代人對於社會責任的理解和踐行。   “沒有一點吃苦精神是不會來新疆的。”羅建鵬坦言。這些真心、精心、誠心和恆心鑄成了深圳援疆的濃厚感情,併在喀什和塔縣形成一種內生的推動力,溫暖著南疆大地。   統籌:張建明   採寫:南方日報記者 戴曉曉  (原標題:將“深圳基因”植入援疆工作)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